斯坦福教授:有目標感的孩子多省心,父母如何幫孩子找到學習動力

斯坦福教授:有目標感的孩子多省心,父母如何幫孩子找到學習動力

美國斯坦福大學教育研究所教授威廉·戴蒙(William Damon),是當今世界研究青少年發展和品格教育最傑出的學者之一。他心急於這一代年輕人普遍面臨漂浮不安、不想做任何承諾的現象,透過長期、大規模的研究訪談,發現他們生命的缺乏,「是動機的來源,是目的感」。

戴蒙認為,動機是很重要的學習要素,但大部分成人談論的動機,通常是通過考試、考上某個大學等短期動機。

但是研究顯示,如果沒有更大的「目的」(purpose)存在,短期目標和動機通常會徒勞無功,而且很快就在毫無方向的活動中消耗殆盡。

戴蒙在《邁向目的之路》一書中不斷強調:「目的,是驅動我們每天大部分行為背後的一個動機。」而目的的整理,在於能清楚回答:
「為什麼我正在做這件事?」
「為什麼這件事很重要?」
「為什麼它對我和我以外的世界都很重要?」

戴蒙看到有目的感的孩子,都有高度動機,會自動自發的學習為達到目的所需的技能和知識,也展現少見的務實效率。

目的影響人生的快樂和滿足。但老師、父母不能直接給予孩子一個人生的目的;而必須用引導、用身教和對話,幫助孩子邁向目的之路。

年近七旬的戴蒙,在研究、提醒、引導年輕人和他們的父母尋找人生目的的長期過程中,也發現這就是他個人的人生召喚。

Q:目的、目標和動機有何關聯?

各科老師都應先跟學生解釋,為什麼要學這個科目?人類的需要和這個科目到底有什麼關係?為什麼有人要成為科學家?為什麼發現新定律很令人興奮?沒有這些「為什麼」,你無法讓學生有長期的學習動機。

你可能用恐嚇的方式來嚇學生:「如果沒考好的話,就有哪些嚴重後果,」讓學生有短期學習動機,但學生不會出於興趣、自己把書拿出來讀。學生必須知道為什麼,才會全心全力、自動自發的去念書,而非被恐嚇鞭策。

很多目標是自我導向的,例如我要一輛很炫的車、穿漂亮的衣服讓人家稱讚我很美,或想要累積自己的財富、光環、榮耀。

這些是目標,並不是人生目的,因為它們不會帶給你那種「完成一件對世界有意義的事」的滿足感。

當然,這類自我導向目標和最終的人生目的可以同時並行,你可以開發一種計算機產品,為了賺大錢,也因為你相信可以幫助更多人探索世界。

Q:目的可以改變嗎?

Q:用怎樣的方式對青少年說人生目的?A:很重要的一點,不要跟他們「說」什麼,而是要「問問題」。
大人常喜歡對孩子說教,告訴他們該做什麼,但其實無效。我們發現很多青少年找到自己的目的,並不是父母告訴他們的。
但父母可以做一件很關鍵的事,就是問「對的問題」,有三個幫助孩子發展目的感的重要問題:
一、我對什麼有興趣?我做什麼最享受?什麼會讓我發光(trigger the spot in life)?音樂、文學、數學、體育?
二、我最擅長什麼?我的才能在哪裡?年輕人要夠了解自己天生的才能。
三、這世界需要什麼?世界有哪些問題、機會,可以發展成我幫助別人的所在?
這些是孩子一定要問自己的問題,三個缺一不可。所以,在青少年階段發展出自己的目的感,很花時間,數個月甚至數年,因為你要去嘗試不同事物。
父母可以做的,就是跟孩子展開對話,刺激他們去思考。一旦孩子提出一個小小開始,父母必須提供足夠的資源去幫助他繼續發展,要去哪種特別學校?有哪些鏈接、書籍或網路資源?
尋找目的沒有一個立即答案,不是用熱門或冷門來衡量。
所謂「實際的理想主義」,是你經過長期觀察、真心信服一個目的,但也要能夠檢驗現實。例如,現在拍電影成為一個很熱門的職業,熱門到每一所美國高中,都有許多非常聰明的學生計劃未來拍電影。
他們可能進電影學校,搬到好萊塢或紐約,等待屬於自己的機會來臨,但只有極少數(不到1%)的確可以做到。
年輕人當然有去嘗試的權利,但他們不能二、三十年都處在那樣等待、嘗試的狀態。從實際生活角度看,他們應該培養或發展第二專長或能力,可以轉移熱情、換檔。

Q:父母如何幫助孩子找到自己的目的?

你顏值這麼高,氣質這麼好,再多學點英語,那還得了!全美最用心最好玩的內容,美國教育文化中心公眾號歡迎關注!